Posted by on 2021年7月25日

山岗子上的情况我越来越看不清楚,古魅、阿一和魔修老者已经打到了山岗子的另一面去了。

我迈着步子艰难地往山上爬,可因为这金印的缘故,我仿佛置身到了一个不规则的球里,一个不小心,我就要重新滚回这沟里来。

可不管我怎么小心。最后还是一个不注意重新滚回了上沟里,我躺在那金印里忍不住就要开口彪脏字骂街了。

而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这里面还是徐若卉的那个废弃的手机卡,我打开一看又是那个叫安安的山魈发来的:“口诀是……”

我看了看山魈发来的口诀,虽然有很多字读起来很拗口。可对于经常念着各种相术口诀的我来说,这些都是小意思,问题是,这个口诀是解开我面前金印的口诀吗?

不管怎样,我想试试再说,我把口诀念熟了以后,对着金印念了一遍。奇怪的是这金印没有丝毫的反应,我碰着金骷髅又念了一遍,依旧没有作用。

这口诀是山魈给我的,应该不会有问题。它的身体常年和魔修溶在一起。它的神通魔修会用,那魔修的神通它自然也是会的。

口诀没有问题的话,那就是我使用的问题了!

对了,还有手诀,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回忆那个魔修在开金印之前的手诀,只有简单的几下,所以我就一边回忆一边生疏地做了一遍。

等着手诀和口诀都运用熟练了,我又试着配合着口诀捏了几遍指诀,当然捏指诀的时候我也是运我的相气在催动那口诀的运转,试了几遍后我就发现我周边的金光闪了几下就消失了。

我心中顿时兴奋了起来:“太好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紫金色的光芒钻入了我的背包中,接着就听到古魅道了一句:“初一,幸亏你解开了金印,否则我就要被挤压到地府去了,我扛不住了!”

古风少女吴艺_Whitley十里琅珰养眼百合写真

古魅话音刚落,阿一的身影就从山岗那边摔了过来,它的金色也是褪去,在空中就化为了打神鞭的样子。

我也往前跑了几步,把打神鞭接到手里,就听阿一对我说:“初一,快去追那魔修,他去追竹谣和梦梦了。”

等我快速爬上山岗子的时候,我却看到那个魔修老者在山岗子捏了一个指诀,弄出一股巨大的气浪对着徐若卉那边就打了过去。

完了,我这个距离替他们挡不了啊!

所以我就着急的喊徐若卉他们快跑,魔修老者见我身上金印消失也是惊讶了一下。

徐若卉那边想着跑,可还有很多摘了聚阴符晕在原地的普通村民,他们要是跑了那些村民就全完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和尚忽然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单掌撑在胸前,接着念了一句佛号“阿弥陀佛”。

不等那巨大的气浪袭来,小和尚的身体里就出现一个“卍”字符号,接着那符号越来越大,瞬间形成了一道金色的光壁。

“轰!”

整个大地都被震的抖了几下,小和尚的僧袍也是被吹的飞舞了起来,只不过那些风却是伤不到小和尚身后的人了。

不过在接下这一下后,小和尚忽然身子一歪就晕了过去。

这小和尚大本事总是时灵时不灵的,不过还在关键时刻总能救命。

魔修那边险些被吓傻了,如果不是小和尚忽然晕过去,我估计他扭头就要跑掉了。

趁着这个间隙,我就捏了两道凰火对着那魔修打了过去,他虽然愣了一会儿,可反应还是很快,身子一跳就轻松的躲过了我的两团凰火。

我不会给他去追阿魏魍和兔子魑的机会,飞快跳起身对着魔修就冲了过去,他则是故技重施捏指诀为我开金印,可那金印刚生成,我也是捏着同样的指诀把金印又撤下来,于此同时一个覆盌艮字诀捏成,以身体五分之一相气为引子打出掌。

“轰!”

我这一击气势很足,加上凰火的属性撑门面,顿时把那个魔修老者就给吓着了,他以为我打出了仙级的攻击。

现在我和他的距离很近了,他躲的话肯定会被打中一点,所以他刚才一咬牙用那黑尾巴去挡。吗找史血。

而我这边身体也没有停止,掌心焰开启,对着我刚才打出的那一击覆盌艮的气团打出。

“锵锵!”

一只小的火凰蹿出。

“嘭!”

我那覆盌艮打出的相气,结结实实打在魔修的黑尾巴上,不等他躲开,火凰接憧而至,直接把我覆盌艮的相气全部引燃了。

“轰!”

顿时一团火焰就把魔修给吞噬了。

我赢了!

可不等我高兴,那个老者竟然从火堆里跳了出来,他身上虽然被烧伤了几处,可却没有把他的身体给引燃了,这魔修不简单,竟然能从我这凰火里逃出来。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他的身体正在迅速的鬼化,阳火虽然能伤到鬼的身体,可却不能直接将其引燃,除非与特殊的术法配合。

阳火不行,那我就只能用阴火了。

想到这里我就撑起了一团阴火,可不等我出招,魔修老者就扑了过来,我匆忙之中打出那一团小阴火,却是被那魔修老者轻松躲开了。

与此同时那魔修老者背后巨大的黑色尾巴对着我就拍了过来,这么近的距离躲肯定躲不开了,一般的术法肯定接不住这一击。

所以我飞快捏起太阳指诀,将青衣给我改善的仙气一击打了出去。

“嘭!”

一声巨响,我的脚往山岗子的硬土里陷了一下,我身上的骨头也是被压的疼了一下,幸好我这是涅槃重生后的身体,经得起这么大的力。

魔修老者那也不轻松,他的身体直接被弹飞了十多米,而且我还隐约看到他的嘴角竟然流血了,他的身体比我还不如。

看到这里我不禁笑道:“你不是仙级的吗,怎么给受伤了呢?”

说着我就往那魔修跟前走去,他不清楚我神通的状况,转身就准备跑,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直接把身上的骷髅金印对着那魔修扔了过去,他身体刚跳起来,我就捏动指诀,把口诀念了一遍。

“嘭!”

魔修老者直接一下撞到了那金印上,顿时整个身体被弹回了地面,巧合的是那个金印也是向我这边弹飞,我又念了咒诀和咒语将金印收起,金骷髅又飞回到了我的手上。

看来老天都在帮我,我今天赢定了。

其实真打的话,我这两下子肯定不是那魔修老者的对手,他一时间落了下风,完全是被我一身奇怪的本事给打蒙了,他肯定以为我是一个隐瞒了实力的高手。

而那个金印,我猜的也没错,开启和收起的咒诀是相同的,关着的时候念就会开,开着的时候念就会关。

魔修老者被金印砸回到地面上后,就忍不住问我:“你到底是何许人也,你身上为什么会有青衣的仙气,你不是想救这个村子的人吗,好,我不杀他们便是,你们放我走,我保证不会再找你们麻烦。”

那魔修老者竟然一下就认怂了。

当然这首要的功劳都要归于青衣给我改良的那纯青衣仙气的一击。

看着那个魔修我就笑了笑说:“哼,放你走,想的美。”

见我不肯罢手,那魔修身后的尾巴忽然重重地往地上砸了一下。

“轰!”

整个山岗子都被震的动了一动。

同时那魔修也是怒道:“好啊,既然你不肯放手,那我和你决一死战,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来啊!”

完蛋了,刚才装的有点过,我应该拖延时间的,不该把话说的那么绝,这真要拼命,我身上这些本事一会儿就全露馅了。

不过狠话都放出去了,那就没有退缩的道理,既然要硬打,我也不能有所保留,所以干脆学着上次在臧海之巅拼命的样子,左手在脸上一抹,五星六曜相门的各属性自然相气就被我抓到左拳中。

接着我右手掌心焰燃起,对着魔修主动冲了上去。

那魔修估计也是彻底愤怒了,也是对着我扑了过来,同时背后大黑尾巴对着我就拍了下来,完了,这一击我好像接不住。

可就在我觉得自己玩脱了的时候,魔修背后的巨大尾巴忽然“嗖”的一声消失了,虽然那魔修身上的仙威没有减少,可基本已经没什么攻击性了。

趁机我一下跳到那个魔修的身边,右手掌心焰对着魔修就拍了过去,他虽然没有了山魈的神通,可好懒也是仙级,一些速度还是有的。

他往旁边躲了一下,可却恰好撞到了我的左拳上。

“嘭!”

我这一拳结结实实捶在他的肩膀上,顿时他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他的五脏六腑都受伤了。

“啊!”

魔修痛叫着后退了几步,接着就疼的开始在地上打滚,我发现他的身体在没有了山魈后,就变得极为的孱弱,跟一个快要老死的老头差不多了。

纵使有仙级的实力,可他的那副身体却已经是到了极限了。

所以他在地上滚了几下后,他体内的地命两魂就蹿了出来,接着化为一道青色的鬼魂向着远处遁去。

这老家伙竟然还变成了慑青鬼,只不过我反应有些慢,没来得及阻止他。

可那老家伙没跑多远,我就听着远方“轰”的一声巨响,再接着一道黑气飞快从天空飞来,然后重重地落在了跟前。

“嘭!”

那黑气在我面前化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它高五六米,穿着碎花的裙子,背后一条黑色的大尾巴,红红的大鼻子。

而兔子魑和阿魏魍就爬在它的肩膀上,这家伙不是那山魈王又是谁?

只不过变大之后的它,似乎没有在水晶里那么可爱了。

Posted in: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