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1年7月25日

宫泽宸洗完澡出来,好像她不存在一般,径直进了更衣间。

笔挺的西装,配上那男人伟岸的身姿,挺拔,俊朗,又有着一种禁欲的诱惑。

男人的目光与刚刚的莫测,炙热完不同,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冷漠。

“洗完澡下楼吃饭!”

终于,男人说话了。

沈安安抿了抿唇,本来要道谢的话,却被男人一个冷厉的眼神给生生憋了回去。

切!神经病!

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沈安安下楼来。

男人正坐在餐桌前处理着什么事,手边一杯黑咖啡冒着暖暖雾气。

看到她下来,宫泽宸放下了电脑,冷淡的宣布,“吃完回海川!”

接下来的五个小时里,宫泽宸再没说一个字。

气氛有点儿说不出的尴尬,更尴尬的是钟诚那句一本正经的话,“嫂子,请上车!”

游乐园少女

“不敢当,呵呵!”

沈安安本想反驳几句,却被背后一道冷光生生的扼杀在摇篮里。

她不得不承认,活了两辈子的她在这个完抓不住脉的男人面前怂了。

车狂飙一路,终于回到了海川。

临下车时,一直沉默如金的宫泽宸转头看过来。

修长的手指点在她的眉心,“沈安安,你什么时候能长点儿脑子!”

直到那骚包的车拐出了街,沈安安才回过神来。

“靠,你个王八蛋,你才不长脑子呢,你们家都没脑子!”

……

接下来,沈安安便要收拾那个混蛋男人给她制造出来的烂摊子。

先回了沈家大宅。

果然,沈家大宅从上到下对于一个夜不归宿的沈家大小姐都“另眼相看”起来。

一路到了客厅,沈正正端坐在沙上。

沈安安扯出一丝心虚的笑容,狗腿的凑到沈正身边,“爷爷,您起这么早啊!”

“还早?都十点了!”沈正掀起眼皮说道。

“嘿嘿,对哈,爷爷您生气了?”沈安安嬉皮笑脸的挽上沈正的手臂。

沈正佯装不悦的一哼,“夜不归宿,理由还得让别人帮你说,出息的你!”

“呃……”沈安安试探的问,“那个,他怎么跟您说的啊?”

“参观学习是好事,还至于撒谎?”沈正又是一哼。

参观学习?

那混蛋这么说的?

沈安安慌乱的心终于熨帖。

笑嘻嘻的讨好道,“爷爷教训的是,这不是当时出去聚餐,有男有女的,怕爷爷您担心嘛。”

也不知道爷爷是真信还是假信,可沈安安知道,爷爷是真的宠她。

总之,三言两语就蒙混过关。

爷爷惯着她,沈家别人可不会惯着她。

等爷爷上楼了,齐芳菲就是那么巧的出现了,而且脸上带着明显的失望。

“你怎么回来了?”

“二婶这话什么意思?我不能一直在外面儿飘着吧!”

齐芳菲假笑,“嗳,我不是那意思,就是担心你昨晚去哪儿了,家里都急坏了!”

沈安安忽然勾起唇角,神秘的言道,“爷爷没告诉你们我去哪儿了?”

齐芳菲一双美艳的杏核眼倒是与沈若兰的眼睛十足的像,狐疑的看着沈安安。

“我去滨江了!”沈安安笑的意味深长,“哦,对了,滨江是二婶的娘家啊,早知道我应该给您打个电话,帮您给娘家捎点儿东西才对!”

齐芳菲听了,脸上变颜变色。

齐芳菲的确是滨江人,不过父母早就去世了,沈安安说的家,其实指的是齐芳菲的前夫家。

这是齐芳菲一直想抹掉的人生污点,却被一再提起,怎么可能不气!

这时,沈若兰走进来。

“妈,不是说去试礼服吗?您怎么……沈安安?你怎么回来了?”

沈安安好奇的问,“你们就这么不愿意我回来?怎么,是打乱了你们什么计划了吗?”

沈若兰剜过来一眼,拉着齐芳菲便走了。

沈安安脑袋稍微一转,也想了个大概。

这母女怕是以为她回不来,沈若兰可以在慈善晚宴上接近程耀阳,所以看到她出现,才会失望。

沈长坤一家不会以为,不管是谁加入程家都会得到嘉华日化吧?

不得不为这一家人的智商捉急。

回到房间,洗了澡换衣服,靠在床上摆弄一水黑的手机。

好在,她的朋友不多,一会儿就把通讯录输入完毕。

忽然现快捷键上里的设置上一个电话号码,上面赫然写着“四哥”。

哼,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还四哥?给你改成可恶的独裁者!

沈安安经过了半个小时的不懈努力,最终以失败告终。

这位大爷的电话就跟病毒植入了一般,修改不了,删除不掉!

沈安安彻底放弃了。

一切烦闷,都被一声电话铃给挤跑了。

一串号码,是程耀阳。

她倒是忘记存了他的电话。

懒懒的接起,“喂——”

“安安,你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

沈安安唇边一抹讽笑,是关心,还是质问?

“对不起耀阳,我临时有些急事,忘记给你打电话了!”

“什么事这么急?连打一个电话都不行么?安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程耀阳猜度的问道。

“呵,我会有什么事瞒着你?”沈安安反问。

程耀阳道,“没有吗?那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我说了我有急事要办,难道我干什么都需要跟你报备吗?你做什么可曾跟我说过?”沈安安轻笑,语带嘲讽。

他有什么资格这么拷问她?

“沈安安,我是关心你,你别不知好歹!”

程耀阳对沈安安耐性本就有限,沈安安一次又一次的反抗,让他莫名烦躁。

“我不知好歹?你若真的关心我,为什么一个电话都没打给我?现在跑来质问不嫌太晚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没打?”

呵,这人竟然在狡辩?真不要脸!

“很明显,我手机上的几通未接电话都是我爷爷打的,却没有你的,狡辩这个有意思吗?”沈安安冷嗤道。

程耀阳攥着手机,目光中尽是冷意,沈安安,狡辩的那个人是你吧。

想来现在问她,她也绝对会避而不答。越是这样,就越有鬼!

Posted in: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