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1年7月26日

大妖精见自己曾经成功复活过人类的魔法死者复活[raise dead]和克劳恩皮丝从未成功过的魔法复生[resurretion]一样对女精灵无效,便点着下巴歪了下头,看起来开始了思考。

这期间,克劳恩皮丝第二次发动魔法复生[resurretion],让本该能复活对象的魔法光辉流过女精灵。

可是,效果宛如风化一般——这一次那个女精灵尸体完整的部分竟然直接化为飞灰了。

“看来消耗生命力的部分的确起了效果,只是复活部分没有效果呢。”大妖精归纳道。

“那是为什么呢?尸体完整度的问题吗?”克劳恩皮丝猜测说,又托起下巴,“看来需要等级略高或生命力原本旺盛的尸体才能做实验啊。”

“或许就是那样吧。可既然变成了这样,那只能走到黑了。”说着,大妖精走到女精灵残体前,伸手洒下一滩绿色的液体,灰烬和碎石连同就近的植物,很快“滋滋”溶解了,渗入土地中,变成了土地的一部分。反正精灵王不大在意平民的样子,那么随便“失踪”个精灵也没关系吧。

那个女精灵就这样白白死了,死在毫不在意“子民”生命的精灵王和漠视异族生命的妖精手里。

最近精灵王国再也回不来的人民太多了,多到恐怕再多死一个也不会被多提起来的程度,会在意的只有亲人吧。被找上来怎么办呢?

考虑这种人际交涉太麻烦了,实在不行就用精神魔法解决,还不行就物理解决吧。

“便利的魔法啊。”克劳恩皮丝对大妖精那方便各种毁尸灭迹的魔法称赞道。

“嗯,我的魔法大都是和毒素、腐蚀有关呢,时常得顾忌环境,是在自己家里感觉一不小心会添麻烦的魔法类型。”大妖精淡淡说。

“好了,走吧,万一莉莉攻击,躲掉就好了。”克劳恩皮丝指向前上方。

 清纯美女初秋唯美写真

然而并没有。

“这,没掉下来啊。”克劳恩皮丝抬起头看着倒吊在树上的妖精,身材和克劳恩皮丝等人差不多,是这个世界显得很自然的金发,头上是一顶黑色尖帽子,身着一身黑色的连衣裙。

“不是好好勾着吗?当然不会掉下来啊。”大妖精说。

“不,我指的是她这样倒吊着,裙子都翻下来了,头发也垂下来了,可帽子居然没掉下来。”

“我说的就是她的帽子,好好勾着里面头顶上的花不是吗?”

“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嘛,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克劳恩皮丝向树上招手,“喂,莉莉!你在上面做什么呢?”

“这里,很舒服。”

“好像没有任何危险啊,不打算和我们回去吗?”大妖精接着说。

莉莉松开树枝,降了下来,落地不是很漂亮——双膝压着裙摆,双手撑地,简称otz地狼狈着地,但是她只是若无其事地站起来拍拍裙子。

“这森林,比托普大森林舒服。”她说,“想要住在这里。”

“……这是你放着死灵树被干掉跟着精灵来的理由?”克劳恩皮丝感到不可思议,这基本就是宣告背叛了啊,可考虑到这事刚刚才发生过,就算再发生也不奇怪。

可这是能当着比自己等级高的主人面说的话吗?

“不是,那个精灵王有控制比自己弱的人的行为的能力或道具。好像很像皮丝集团种族控制[ass terate speies],只不过持续的时间相当长呢。”

“是吗。”克劳恩皮丝心想没让其他妖精一起进来太好了,从数量上说,精灵王的等级比自己的大部分妖精等级高,等级0偏上的妖精居多。

停了一会儿,莉莉又淡淡说了:“除了想要繁殖后代和训练强者的心情过于焦急外,他基本是个好人。”

“啊?”

“会好好送食物和肥料来,我觉得可以和他好好相处。”莉莉继续平静地说。

“那,杀掉那个女精灵的理由?”大妖精想起了这件事,问。

“精灵王心情不好要处决的废物会送来,可刚才被皮丝弄成了灰,然后大酱给融了,不去死一次吗?”莉莉摆出一副不高兴的嘟嘴表情。

“这样啊,对不起。”大妖精礼貌地低下了,同时伸手把克劳恩皮丝的头也压下,“让女精灵去的是皮丝,还多用了一次复活魔法,你也有错,你也道歉。”

居然喧宾夺主啊,克劳恩皮丝顿时感到不爽,但想到确实做了那样的事情,也只好认个错了:“对不起。”克劳恩皮丝低下了头。

“没关系,毕竟只要水和阳光我们也可以活。”莉莉这么说着。

只是配上三无的样子,克劳恩皮丝总有点感觉对方是在挖苦自己一样。

“既然莉莉喜欢这里,那么皮丝同意她和法布酱、伊芙酱住下吗?”大妖精转头问。

克劳恩皮丝看了树边以本体植物小花显现的法布丽蒂丝和伊芙妮娅,居然不显现妖精来打招呼多少让人有些打击啊,自己的威望不够吗?

算了,总有机会的吧,现在就这样吧,不如说是她因为时间观念原因一个“拖”字习惯又犯了。

“暂时住下吧,等待精灵王对神人的处置和教国的反应。有机会的话,让琪露诺向精灵王挑战挑战,对练一下吧,精灵王等级不容你们小视。”克劳恩皮丝边想边说出了自己接下来的基本安排。

“咳咳,虽然不觉得会忘掉,可我还是说下吧。”大妖精借故咳了一下,说,“皮丝你不会把还在林子外干等着有意外情况准备接应的斯塔和温卡沃兹给忘了吧?”

“…………”克劳恩皮丝多重思考几乎同时停了一下,要说忘了吗?怎么可能,刚才不是还通过话吗?

然而,稍微,没考虑到接下来该对斯塔和温卡沃兹如何安排。

“没,没问题,我打算让她们去协助监督霜龙整顿亚人,这样格兰蓓儿回来的时候也好办不是吗?哈哈,呵呵。”刚刚马上想到主意的克劳恩皮丝不禁为自己的反应效率笑了起来。

(待续)

Posted in: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