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1年7月26日

“宁采臣!”当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王琳也是惊讶了半天,自己的姐夫竟然是宁采臣,王琳当时一刻甚至都呆滞了,宁采臣、聂小倩都出现了。但似乎和自己所知的聊斋世界又不同,王琳只是知道宁采臣和聂小倩有段恋情,但宁采臣先前是否有妻子,还真是不知道。

所以,王琳也很感兴趣,要去看看。但主要还是为了这个姐姐,虽然从未见过面,但从翠婶唠叨中,对姐姐已经有所了解,自己这具身体十二岁前都是这个姐姐在照顾。感觉上这是个如同前世母亲一样坚强而有爱的女子。

据翠婶说,姐姐王芷嫁的不错,宁家也是望族,官宦世家,宁采臣的爷爷曾经官至吏部侍郎,宁采臣的父亲和王琳的父亲曾是同僚,宁采臣也已经考中了秀才,正准备考举人。可谓是门当户对。

离开府城的时候,已经和牛栏交待了,同时也打听了一下宁山镇的地址,牛栏还派人立即去给王琳拿了一份金华府舆图,要亲自陪同王琳前去,王琳拒绝了,但王琳将一个玉牌呈给了王琳,言说是帮主要交给王琳的,说是王琳长老身份的凭证,凭借此牌可以号令船帮帮众。

从舆图地理位置上看,宁山镇在金华县最北边,距离府城有一百多里。王琳并不急,背上书箱,腰悬飞云剑,一副标准的游学学子的打扮。先前,为了救陆子亭,王琳发力奔跑,无意识间,风云步第一个穴窍终于破开,根据破山拳修炼的经验看,第一个关口打开后,后面就容易多了。

因为破山拳和风云步一样,经络并不悠长复杂,大部分集中在下半身,不似初阳剑诀和流云十三剑那样,经络极为复杂繁琐,犹如山涧小溪曲曲弯弯覆盖身,每一个穴窍的破开都需要厚重的气血支撑,都需要下一番功夫。

不过,初阳剑诀、流云十三剑虽然运功经络虽然复杂,但经络代表着真气运转的路径,同时也是力量展现的点;如同初阳剑诀那样,更是将人体内能锤炼至阳属性的穴窍勾连起来,那是更加玄妙了。

当然了,武道最基础的依仗还是气血,气血本源才是基础,这都是以身体素质为基础的。王琳这方面修为要比灵魂修为差不少,所以武道进步缓慢。

如今,随着修炼日久,加上内视能细微的观测血气、经络,王琳对修炼更有心得,力争做得更加的完美了,所以并不着急。

感知、破开穴窍只是走了第一步,随后用血气继续扩充穴窍,在内部形成气场,用食气法炼化灵气,在穴窍中将血气升华为真气,这都是需要仔细的操作和打磨的,精雕细刻,才能打下坚实的基础,作战的时候才能立马调动大量的真气。

其实上,从这一方面看,宗师境差别也很大,真气的质量数量都是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而武道中分的并不是很详细。

一路之上,迎着和煦的春风,看着田间、地头春耕的农夫,嗅着泥土的芬芳,默默的修炼着,感受着体内逐渐生成的蓬勃的力量,王琳心情舒畅,觉得生活如此,夫复何求,真是难得的逍遥。

00后可爱软妹少女私房卖萌俏皮天真清纯图片

中午,在路边一个露天小店中吃了碗面,下午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到了宁山镇了。宁山镇要比青桑村大不少,整个镇子绵延二公里,镇子被简单的木栅栏围住,呈北高南低的走向,北边靠着一座绵延的大山,从舆图标注上看,此山名叫“惠云山”。

“老丈,请问一下宁采臣家在什么地方?”镇子寨门处并没有人盘查,进入镇子后,王琳询问了一个背着农具的老人道。

“你去宁家!”老头略微惊讶了一下,然后脸色有点怪异的指了指宁山镇最北侧道:“镇子北侧最大的那处院落就是宁家的。”

“多谢!”王琳彬彬有礼恭敬的拱书人,莫不是宁采臣的同窗。我劝你还是别去了,省得惹麻烦。”见王琳转身朝着宁山镇北面行走,老者犹豫一下,又紧走两步凑到王琳身边低声道。

“惹麻烦,老丈是何意?”王琳道。

“听老汉一句劝,别去为好。”老头左右看看低声道,转身疾步离开。

王琳眉头皱了皱,反而加快的步速沿着宁山镇中间那条向上三四十度的青石路面,朝着北面而去。当走到近处百米左右的时候,王琳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座府邸比青桑村自己家的府邸还阔绰,几乎将宁山镇北侧这片区域占住了,门口矗立着两个狮子,朱红大门镶嵌铜钉,门匾上书写着“宁府”两字。

只是,如今这门前却是有点惨不忍睹,朱红大门上面挂着不少垃圾,大门下面堆满了荆棘栅栏,在栅栏上面还泼洒着腌臜之物,甚至还有老鼠、家禽的腐烂尸体,真是臭气冲天。

“小子,你干什么?”见王琳径直走到了大门前,似乎要掀开那些荆棘栅栏进里面探望,顿时有个二十多岁的汉字走了过来询问道。

“请问,这是宁采臣家么,我是他家亲戚。”王琳道。

“亲戚!”此人狐疑的看了一眼王琳,然后狠狠道:“现在宁家不见客,赶紧滚蛋。”

“原来是个泼皮,你告诉我,宁家到底发生了什么?”王琳脸色一寒道。

“赶紧滚蛋,想挨打不是?”此人恶狠狠道。

“那我自己进去问问!”王琳说了一句,不理会此人,直接绕过此人,准备将荆棘掀开从侧面小门上前敲门。

“外乡人打人了,外乡人打人了!”但王琳衣角稍微擦碰一下此人,此人陡然倒地大喊大叫道。

“碰瓷!”王琳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在这个世界竟然遇到碰瓷的了,真是亮瞎了眼睛。

随着此人的呼喊,从下面的几处房舍内顿时涌出来十几个青壮泼皮,将王琳团团的围住。

“外乡人,你把我兄弟打伤了,这事怎么说?”当前一人在众人的围拢下凑到王琳身边道。

此人长的很是凶悍,脸上还有两处伤,看起来狰狞异常,此时虽然是初春,天气已经没有那么寒冷了,但每个人还都穿着长衫,套着厚实的内衣,而此人敞开着胸部,露出了浓密的黑毛,一脸凶相。

“留下一百两银子,赶紧给我滚蛋。”此人狠声道。

“碰了一下衣角就要一百两银子,你们这是明抢呀。难道大夏国就没有律法了么?”王琳脸色一寒道。

“律法,我大哥就是这宁山镇的里长,我大哥的话在这里就是律法。小子,谁让你来宁家,活该你倒霉。”有个泼皮叫嚣道。其余众人也都跟着哄叫,地上躺着哪个洋洋得意。

“谁能告诉我,宁家发生了什么?”王琳脸色阴沉起来道。

Posted in: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