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1年7月27日

“有个白色的家伙突袭?那家伙还伤了持华?”

我一回来疆邦就听见魔使向我汇报。

“回魔君,千夜大人他也倒下了……”

“什么?”

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耳朵,千夜那孩子怎么也突然倒下了。

“也是那个白色的家伙造成的?”

“回魔君……是这样。”

我心中又是担心还有些生气,塔图姆那些魔将怎么回事,这种时候怎么能让一个孩子往前冲?

说起来千夜也不算是个正常孩子的……算了不想这个,看看他才好。

“千夜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停下去往书房的脚步,转身看着这个传话的魔使。

“千夜大人正在圣魔司接受治疗,那些大夫们都说无法治疗千夜大人的伤势……”

港风红唇美女及腰长发精致面容复古碎花裙气质图片

“别废话,带我去。”

我都觉得自己着急了,至于圣魔司这个地方,虽然名字在以前看的小说中非常的常见,但在疆邦就和仙药宗是相同的存在。

我对圣魔司不是很了解,虽然自己身为疆邦魔君,但是圣魔司自己也是头一回去。

一般情况下伤痛啥的我都可以自己治疗,以前在疆邦那时候也是泷千夜过来帮我上药。圣魔司有谁我都不清楚。

很快我就来到了圣魔司门口,看那里的装潢啥的确实没什么新颖,非常符合疆邦这儿黑红审美……

魔使对我行礼之后就不能跟着进入圣魔司了,圣魔司的门缓缓打开,里面也走出来那些负责治病的大夫站在门两侧。

他们对着我行着疆邦特有的崇礼(除了魔将魔使之外的人才会行的礼。),他们双臂交叉胸前单膝跪地。

“恭迎魔君。”

“行了,都别行礼了,带我去见千夜。”

我说完就见到一名年长的大夫引路带着我往一边走。

我没想到这个圣魔司挺大的,先是经过一段不长的走廊,接着又经过了三间别致的屋子才到达千夜所在的地方。

不知怎的,圣魔司这种制式让我想起了以前的云家。

就在我要随着那个大夫进入屋内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阁间突然闹腾起来。

“那本书也该给我看了!”

“我偏不!我还没有看完呢!”

两句比较熟悉的台词,但说话的声音却像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

接着男孩追着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女孩从阁间跑了出来。

女孩手中拿着一本书,她看似故意逗弄那小男孩,女孩挥动手中的书,特意举高不让男孩抢到。

男孩叫嚷着他要看,但女孩就是不给他。

接着女孩一心看着男孩受欺负的模样没有注意到我,一下就跌入我的怀里……

孩子吗,难免的。以前音儿也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不知不觉的我握紧了我腰间的佩剑。

女孩觉得不是滋味,她转头看向我。

那边追过来的男孩也不知道如何,他也便停下来看着我。

我看着怀里的这个小姑娘,真不愧是疆邦的女孩子……从小就这么好看……

“魔君赎罪!妍月!尧星!还不向魔君请罪!”

那年长的大夫慌忙的在我面前跪下行礼,男孩最先意识到也便跪下,“魔君恕罪!”

撞进我怀里的这个小姑娘倒是没那么精明。

“你是魔君?”小女孩抬头看着我,“你长得好漂亮啊,大姐姐!”

额……这孩子用最纯真的话语刺伤了我这儿脆弱的小心肝。

我绝对不是差别对待,只是对待女孩子或者女人会容忍一点罢了……

我真有你们说的……就那么像个女的吗!还姐姐!姐姐你个哔——啊!

忍,除了忍,云其深你还能做什么!你是个大度的魔君!

“妍月!还不快跪下!这是魔君!不是你这儿孩子……”那老大夫紧张的汗都流出来了。

“无妨。”

我示意完那老大夫后便蹲下来同那小女孩平视。

“你叫妍月是吧。”

“是的!”

“我是大哥哥,乖,叫大哥哥。”

不行老毛病又犯了,我知道这时候应该去看看千夜的伤势,但是这种错误不能让他持续下去!

“……可是你明明就是大jie……”

“大哥哥!”

可能是我现在这儿迷死人的微笑感染了那小姑娘,那小姑娘连忙改口叫个我大哥哥。

“乖!”

我轻轻摸了摸那小姑娘的头就起身去看千夜的伤势了。

那个小男孩连忙过去关心那小女孩。

“你没事吧。”小男孩问那个小女孩。

我也是隐约的听见那小女孩说了一句,好可怕……

我心想我笑的明明那么亲和,可是比歹炁那家伙笑的亲和多了,怎么就可怕了。

不管这个,我到达了千夜榻前后也便看见了面色极其苍白的他。

持华的腿上绑着纱布正守在千夜身边。

“魔君……”持华想要行礼我连忙制止了她。

我看的出来,持华的伤可不单单是皮外伤的事情。

妖族的自愈能力虽然次于魔人,但是被截断的腿也是不容易自愈的。

“持华你坐好,等下让我看看你的腿。”

“这儿事这么能麻烦魔君你……”

“持华你知道我不喜欢推脱,我也说过别人的帮忙就要坦然接受,我又不会害你不是?”

“是……臣知道了。”持华也便答应了。

至于千夜,我用治愈术能起到微弱的作用,魔气也不是很有作用。

不知怎的,我的眼睛有些疼痛,会不会是黄色海阿珂本身的问题?

持华也告诉了我当时的一些情况,千夜用金色海阿珂花瓣救了她。

之后千夜就晕了过去。

“海阿珂吗……会不会……”我想到了一种方法,但是我想用这种方法将千夜救过来的话,千夜他应该并不会开心。

“魔君有办法了吗?”持华的神情也是担心。

“办法我有,不过需要一段时间。持华先把你的腿给我看看。”

“好……咦?魔君腰间的圆盘是……”

看来持华是注意到了我腰间那个十二环罗盘化成的圆盘了。

我帮着持华治伤的时候也便同他说了在妖国发生的事情,还有遇到阿信的事情。

“魔君您说那只狼妖叫做阿信吗?”

我听持华这儿口气,看样子她很在意的样子。

“持华你认识?”

“不……只是这个名字有点熟悉罢了。”

“这样啊……”

Posted in: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