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on 2021年7月27日

厚重的石板轰然落地,激起一圈漂浮的沙尘,这一动静成功吸引了佩特拉的注意力,让她从正在清理之中的高塔基座移开。

然后特别心疼的跑到落在地上的大门前,看那个架势,恨不得连这扇门也一起打包带走。

这当然不可能,它太大太沉了,且这扇大门的门轴可能早就已经损坏,韦斯特和工人不得不用撬棍将其撬开。

门的外部拥有很多装饰性的线条石刻,只是多少有些看不清,而在门板的内侧,则镶嵌着大量的小块黑白两色的陶瓷片,时至今日已经有很多都脱落,也落在地上的门板显得坑坑洼洼。

很快,佩特拉就从门板上转移了注意力,朝大门原本堵住的门洞朝里面看去。

伸手撑起一枚舞光术的光球,操控它继续往里面慢慢飘。

能看到通道两侧用黑白两色的小块陶瓷碎片拼出来不少图案,像是某种寓言故事。

这种工艺在无法有效烧制大型瓷器的时候很是流行,大家对它应该也不算陌生,这玩意叫马赛克……

左右两侧都是被马赛克铺满的墙壁,字面意义上的一眼看过去满屏都是马赛克,但地板是用整块的石板铺就,被刻上了防滑作用的沟壑,同时也有一定的的装饰作用。天花板则每隔一段就刻着一块复杂繁琐的符文。

那是照明符文,是用于取代火把的照明设备,只是现在它们早已损坏,完起不到照明的作用。

随着舞光术的继续向前,能看到这条大概五米宽的走廊在前方约30米远的位置出现了转折,不能看见更远的地方,在走廊的尽头的墙壁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圆形的图案,具体的也因为光线太暗看不清。

林天赐凑过去扫两眼,略带皱眉的扇了扇风,从隧道深处传来一阵相当刺鼻的霉味儿,好在此时沙漠中的风向比较有利,灼热的风顺着打开的隧道门灌进去,不一会儿那股霉味儿就小了很多。

雪中有佳人等放晴

佩特拉一看隧道里面,眼睛里都快冒小星星了,一个健步就想往里窜,林天赐不得不赶紧把她拦下来。

“还是我走前面吧,你老实跟着我。”

“快点快点,我担心突然接触空气会让某些文物迅速腐化,至少我要留下它们的素描。”

她现在看上去就跟等不及去春游的小学生一样急不可耐,要是林天赐再磨叽点她都有可能直接自己进去。

怎么说呢……

这姑娘是真的莽啊。

这可不是上古精灵的遗迹,老实说贸贸然就钻进去非常的不靠谱。

虽然冒险者们闯入上古精灵的遗迹中时经常被遗迹的各种设置弄的灰头土脸,但最基本的,遗迹本身其实很结实,有魔力保护的建筑结构即使历经万年依旧不会出现大规模的损坏变形。

但这里属于旧帝国的人类建立,加上在沙土下面埋了几千年,强度还真不太能让人放心。

进肯定是要进的,但也不能就这么贸贸然什么都不管直接进去。

哈尔崔要指挥士兵,防止昨晚被打跑的沙匪再来,加上里面说不定会遇到什么危险,成员方面就林天赐和佩特拉两人。

林天赐显示用神念术配合探知符扫了一圈,最起码附近这段路没有陷阱,又问韦斯特要了一根探路用的手杖或者说木头棍子,这才领头先一步进去。

洞外骄阳似火,但一进到遗迹内部,立刻就能感觉到温度急速下降,等前进大约十几米时候,甚至能感觉到一丝冷意。

跟在林天赐背后的佩特拉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路,两枚舞光术的光球漂浮在身边,她手里拿着记事本和铅笔,双眼一直在周围墙壁的马赛克上来回乱扫,似乎是想把壁画上直接来个素描摹写下来。

估计这时候如果立即停下,佩特拉肯定会一头撞在林天赐的背上。

而林天赐在维持探知符之余,还顺便往胸针注入法力联络赛丽。

后者果然24小时在线,才刚刚试着联络,赛丽马上就接通了:

“看壁画的风格,应该是旧帝国时期的装饰,你们进遗迹了?”

得到肯定的答复以后,赛丽说:

“多留神一点,这可不比上古精灵的遗迹,有可能走着走着就塌掉。”

林天赐也明白这里的结构不怎么让人放心,一进来就绷紧了神经注意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即便真的出现崩塌,他也能第一时间应对。

如今想要把林小哥儿活埋还是有些难度的,玩意遗迹的天花板塌下来,他也可以用包括虹光法墙在内的众多防御法术撑起一个安区,然后用地动星沉软化岩石挖洞出去,怎么也比佩特拉自己进来安得多。

到目前为止,这条走廊还算结实,没有出现倒塌的的迹象,只是房顶的部分有些扭曲变形,应该是常年的重力挤压导致的。

这也让林天赐时刻都在注意头顶,生怕那玩意儿掉下来。

顺顺利利的走过这条直线的走廊,尽头是一面墙,左右两侧各有一个门洞,感觉像是来到了丁字路口。

但右侧的门洞此时已经被完堵死,能从废墟状态的石块建材间看到原本属于高塔的一部分,应该是当初外面那座高塔倒塌时,正好砸中了这座建筑,也正好把往右走的路给彻底堵死了。

林天赐上下打量了看看,觉得不能用法术或是暴力破解,那上面还压着打量的沙子和砖石,随便乱动很可能引起连锁型的崩塌。

佩特拉和赛丽的目光,则主要集中在了走廊尽头的那面墙上。

和走廊一样,这面墙上也镶嵌着大量的马赛克,而且保存出乎意料的还算完好。

因为马赛克只有黑白两色,这面墙是用黑色打底,白色拼成一个圆形,并且在这个圆形之中有一些分布不怎么规律的黑色小点,乍一看显得密密麻麻,就跟烧饼上的黑芝麻似的。

——看的林小哥儿有点饿了。

“这是什么东西?”

佩特拉特别专注的盯着那面墙,赛丽也一言不发,见两个姑娘都看的这么认真,林天赐有点好奇。

“是星图,准确的说是旧帝国时期天空父神的象征。”

回答林天赐的是赛丽,佩特拉太过专注了,根本没听见林天赐说了什么。

不过,虽然赛丽没忘了平时的科普,但也明显被吸引走了注意力,林天赐甚至还听到铅笔划过纸张的沙沙声从胸针另一边传来,估计赛丽也在奋笔疾书。

“这个星图不够完整,只标注了旧帝国时期最重要的几颗星星和星座,它被放在这里正对着大门有点奇怪,通常与天空有关的象征都会被放在距离地面较高的地方,如果是隔壁那座高塔顶部有倒是正常”

林小哥儿挠挠头:

“那这代表啥意思?”

“要么是旧帝国时期建造这里的工匠和设计师脑抽了,要么……”

“这里其实是顶层。”

佩特拉深吸一口气,眼中神光熠熠的说:

“我刚刚一直以为那扇打开的门是权王星的正门,但那是错的,这里其实是权王星庞大建筑群的一个高阁的上层,与外面那座高塔相连的石板路原本是横挂在半空的石桥。”

这也就代表外面那座高塔在旧帝国时期比刚刚佩特拉估计的还要高大,说不定都能超过百米。

在那个时期,能建造如此庞大的建筑物,旧帝国时期的生产力水平和魔法的水平也不算低了。

“不仅如此,能够摆放代表天空的星图,这本身就代表它在旧帝国时期是极为重要的建筑物,那时候崇拜天空父神的神庙其实是跟星辰术士的研究所合并的,星辰术士也兼职天空父神的牧师。”

按照赛丽的说法,这里能找到通往阿维斯的线索可能性大大提高了。

这倒是一件好事,林天赐费了那么大的劲儿就是来找这个的。

刷刷留下最后几笔,佩特拉合上记事本:

“快找找,肯定有通往更下面的路。”

林天赐胸口上的胸针略微提高了一点亮度,应该是赛丽在用一些探查用的法术,随即她说道:

“e……比较遗憾,右侧那条通道刚好就有往更下方的楼梯,我建议你们等工人在外面把废墟清理清理再说吧,直接强行打开通道下去太危险了。”

虽然暂时不能忘更下方走,但佩特拉也没有太过失望,毕竟这是早晚的事情。再说,右边过不去,不是还有左边嘛……

左侧的通道倒是完好无损,和他们进来时的通道一样并没有出现损坏坍塌的迹象。

林天赐拉住跃跃欲试的佩特拉,依旧是自己走在最前面。

这姑娘一进入古代遗迹,就跟许久不出去撒欢的二哈似的,如果不拉着点还不知道会跑到什么地方去。

同样的,和之前的墙壁一样,这条通道内也是满屏的马赛克,区别只是拼出来的图案略有不同。

佩特拉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解释道:

“这上面记叙的是旧帝国的开国经历和一些神话故事,倒是有点学术价值,不过意义不是很大,类似的东西我记得早就有出土了。”

意义不大你还跟看见绝世珍宝一样?

林天赐正想要吐槽,随即探知符发来微小的异常,让他瞬间眉头一皱。

Posted in: 未分类
Tags: